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

浙商银行回归A股风波不断:频遭处罚暴露内控混乱局面

浙商银行回归A股风波不断:频遭处罚暴露内控混乱局面


近日,浙商银行因乐山分行违反反洗钱法,再次进入大众视线。经济导报记者粗略统计发现,截至发稿时,2018年浙商银行至少接到10笔罚单,合计被罚金额443万元。

事实上,这家近几年发展迅速的股份制银行一直活在“聚光灯”下,比如:踩中乐视网“大雷”、宝万之争中惹争议、高管人事变动、同业业务收缩、亟待“补血”等。尤其是,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临近监管红线这一项,使得浙商银行“迫切”想回归A股。

频频被处罚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浙商银行乐山分行存在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及未按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等违法行为,被罚款20万元,对相关人员罚款1万元。

今年以来,浙商银行多家分支行因违规操作被罚。

经济导报记者统计发现,浙商银行深圳分行、天津分行、济南分行、武汉分行、重庆分行、杭州分行、义乌分行、西安分行、宁波分行等今年也曾领取罚单。

其中,深圳分行因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被罚款30万元;济南分行因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表外业务等被罚款70万元;武汉分行因未严格审查贸易背景真实性开立远期信用证,导致企业利用增值税发票环节套取银行信用被罚款50万元;重庆分行因信贷资金空转,虚增存贷款规模被罚款100万元。

此外,浙商银行前董事会秘书、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张淑卿受贿一事也充分暴露了浙商银行存在的内控风险。

据披露,张淑卿为浙商银行董事会秘书、董事会办公室主任时利用职务之便,在代表浙商银行联系、办理存款业务和负责董事会办公室日常工作过程中,以假借营销费用名义、利用虚假发票虚列开支等手段,骗取、侵吞公共财物共计1479万余元。

不仅如此,踩中乐视这枚“大雷”,也让银行业不少人士颇为感慨。事实上,市场对于浙商银行的疑虑就在于踩雷乐视之前,浙商银行内部曾有过警觉。浙商银行内部人士曾称,乐视网项目曾被浙商银行多个分行否决过,在总行审议时也争议巨大。

乐视网的信用危机爆发于2016年年中,而早在2015年6月,贾跃亭就已开始逐步减持乐视的股票,浙商银行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推进乐视的股票质押项目。据报道,在2015年7月、9月、10月、12月及2016年4月,浙商银行共做了5笔乐视网股票质押项目,分别为10亿元、5.5亿元、10亿元、8亿元、5亿元,再加上乐视网高管刘弘的一笔3亿元贷款,浙商银行一共给乐视网贷款41.5亿元。

“同业之王”存压力

不得不说,浙商银行发展是十分迅速的。数据显示,2014年底其总资产规模为6799亿元,2015年突破了1万亿,2016年达到1.35万亿元,2017年达到1.54万亿元,4年时间总资产规模增长130%。浙商银行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上半年总资产规模是1.63万亿元。有银行业人士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浙商银行高速发展离不开同业资产的扩张,它甚至被称为新一代“同业之王”。

经济导报记者发现,浙商银行资产规模增速最快的2014年和2015年,也是其同业业务规模急剧攀升的两年。

2014年,浙商银行取得同业存单发行资格,并在当年发行了面值505亿元的同业存单。同业业务从此开始突飞猛进,从2014年的386.48亿元增至2017年的1595.52亿元,3年增长了3倍。同业存单占总资产的比重也从2014年的5.77%提升至2017年的10.38%。同业存放和拆入也由从2012年的917.44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3568.0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31.21%。

众所周知,同业业务本质上也是对公业务的一种,对于网点少的中小型银行来说,同业业务可以让其以较低的成本获取资金、扩大规模。然而,在2017年证监会开始加强监管,大幅要求压缩表外、同业、理财业务后,浙商银行就将面临着一场巨变。

公开信息显示,央行2018年一季度评估开始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的银行发行的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同业负债占比指标进行考核,设定了同业负债(含同业存单)占总负债比重不超过三分之一的监管红线。

而根据财报数据测算,2017年浙商银行同业存单加上同业存款占总负债的比例为35.68%,较2015年的43.82%下降近8个百分点。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逼近监管“红线”

经济导报记者查阅财报发现,浙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临近监管红线,急需“补血”。

根据招股书信息,2015-2017年末,浙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35%、9.28%和8.29%。

也就是说,截至2017年,浙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2016年末的9.28%同比下降0.99%,较2015年末下滑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