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

做好金融大数据治理与服务 ——国家开发银行的大数据治理探索与实践

  随着信息化、智能化的快速发展,金融行业与信息技术的融合交汇引发了数据的迅猛增长,大数据已成为现代金融业的战略资源和重要资产。中国银保监会于5月21日适时发布《银行业金融机构数据治理指引》(以下简称《指引》),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数据治理,提高数据质量,充分发挥数据价值,提升经营管理水平,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大数据时代到来,《指引》出台恰逢其时

  大数据概念从提出到迅速发展仅仅不到10年时间,然而大数据应用已经对世界带来了一系列巨大的变革,大数据几乎对所有领域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并直接催生了智能分析等一批前沿科技领域。2016年,我国在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中确定“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2017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就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进行第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大数据发展日新月异,我们应该审时度势、精心谋划、超前布局、力争主动,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同时,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善于获取数据、分析数据、运用数据,是领导干部做好工作的基本功。”

  随着“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设立及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在“一委一行两会”金融监管架构下,我国的金融监管理念与监管方式正在向统一监管、宏观审慎监管和功能监管方向转变。当前银行业金融机构数据治理工作不同程度地存在一些问题,一方面阻碍了银行业向高质量方向发展,另一方面影响了监管部门的监管效率。

  监管部门高度重视数据治理工作。《指引》的及时发布,体现了数据治理在其中的重要基础性作用,将有力支持从分业分段监管模式到统一监管模式、从微观到宏观的系统性风险防范、从机构监管到行为监管的转变,实现穿透式产品的横向全链条式监管。监管部门在《中国金融业信息技术“十三五”发展规划》和《中国银行业信息科技“十三五”发展规划监管指导意见》中也多次强调,各家银行要统筹规划大数据基础设施,完善大数据治理机制,主动制定大数据战略,建立大数据服务体系,提升大数据治理能力。

  对标《指引》,重新审视大数据治理工作

  大数据治理是一个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组织、制度、流程、人员和工具等各个方面的协同。《指引》的发布旨在发挥监管机构的领导和引导作用,提升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主动性和自主能力,在国家、行业和企业三个层面共同建立一套互相促进、行之有效的数据治理机制,确保大数据治理能够真正发挥实效。结合《指引》要求,大数据治理需在以下四个方面加以提升和完善。

  完善数据治理架构。《指引》第四条提出“应当将数据治理纳入公司治理范畴,建立自上而下、协调一致的数据治理体系。”高层级、高规格和业务部门充分参与是做好数据治理的关键。数据治理专业岗位和团队是做好数据治理的必要保障。数据治理在顶层设计上被提升到新高度,从银行的组织架构和职责入手,明确细化董事会、监事会、高级管理层、归口管理部门和业务部门等相关部门的职责,自上而下推动数据治理工作展开,既可以避免过去部门间协调不畅、相互推诿,又可以避免某一部门职责过重但影响力不足导致无法在企业级全面有效推进相关工作。

  提升数据管理能力。《指引》的第三章和第四章重点对数据管理各子领域提出要求,具体包括数据标准、数据质量、数据采集和交换、数据安全和数据归档等,打造数据管理“标准”,明确数据管理内容。其中数据标准是基础,通过定义统一的业务规范和技术标准明确数据规范;数据采集和交换是枢纽,通过设计数据模型、梳理数据分布和流向、合理部署数据来实现数据的高质量、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和安全的使用三个管理目标。

  基于数据价值驱动大数据应用。《指引》中指出“应当在风险管理、业务经营和内部控制中加强数据应用,实现数据驱动,提高管理精细化程度,发挥数据价值。”通过数据治理支撑数据价值,基于数据价值驱动大数据应用,最终实现数据驱动发展。加强内外部各类数据资源的有效互联,打通客户、行业、区域和产品等方面信息衔接和整合,将其应用于风险管理、客户营销、业务创新、内部控制等多个领域,增强总体服务水平和个性化服务能力,提高银行核心竞争力。

  加强数据文化建设。《指引》强调“应当建立良好的数据文化,树立数据是重要资产和数据应真实客观的理念与准则,强化用数意识,遵循依规用数、科学用数的职业操守。”这是监管部门首次提出数据文化建设要求,培育规范录数、科学管数、依规用数的意识,推动数据价值在全行内的认同,树立“数据质量人人有责”的全员数据文化,发挥数据文化建设软实力,形成大数据治理的核心竞争力。

  国家开发银行大数据治理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