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

NoME面临面临较大的经营困境 与模糊的商业定位息息相关

  家居创业明星公司NoME正在腹背受敌。

  近日,一场“NoME家居加盟商媒体沟通会”在北京召开。NoME加盟商代表在会上喊话品牌方称,加盟商在实际经营过程中面临较大的经营困境,希望通过退店的方式拿回押金等相关费用,及时止损。

  据报道,加盟商所指的“较大经营困境”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门店盈利困难。根据加盟商的反馈,虽然在开店初期,NoME给予了相对优惠的店铺押金,加盟商也采用熟悉的装修团队,节省装潢成本,但其位于购物中心的门店无论是拿地价格、人员工资和营销推广费用都高出一般门店不少,但客流和营业额却逐月下降,导致加盟商长期处于入不敷出的境地。

  另一方面,部分加盟店的货品开始出现断供,一些货品还出现残次问题,这意味着门店的长期运营无望,加盟商因此下决心退店。加盟商货物断供,与供应商迟迟未收回货款而选择停供止损有关。其中服装品类是重灾区。为NoME提供T恤、针织衫、牛仔裤、羽绒服等商品的供应商都表示自己被拖欠上百万的货款。记者就此事向NoME求证,对方称报道拖欠供应商货款为不实消息。

  除了经历品牌产业链上下游的震荡,NoME还在频频关店。据多家媒体的统计数据,仅半个月时间,NoME已经至少关闭14家门店。就在几天前,NoME关闭了上海首店。NoME相关负责人回应称,五角场万达广场店为NoME的直营店,基于战略需求考虑,并参考店铺日常运营情况、商圈变化、市场表现,进行动态调整,闭店行为是NoME为了优化经营而作出的决定,NoME仍在寻找面积更大、人流和投资回报率更优的店铺进行部署。

  目前NoME仅对关闭上海首店做出了回应,而多地关店、加盟商退店等问题并没有得到解释。多位来自零售行业的高管告诉记者,NoME如今面临的种种困境与其激进的扩张和模糊的商业定位息息相关,这家以北欧设计、高性价比著称的创业明星正在经受考验。

  蒙眼狂奔

  成立的第一年里,NoME通过直营和加盟相结合的方式,开出近100家门店。随后,N?ME靠大量开设加盟店不断加快扩张步伐。2018年4月,NoME召开首届战略伙伴共创大会,称加盟店签约数已达到1400多家,签约订金达3亿。截至目前,根据N?ME官网的数据,成立不到三年,它已开出超过500家门店。这个扩张速度,远超无印良品、宜家以及NITORI等同类型品牌。进入中国市场超过14年的无印良品的门店数量为250家左右,基本保持每年20多家新增门店的扩张速度。同样入华多年,日本家居品牌NITORI的门店数量也没有超过50家,甚至模式与N?ME相同、双方还在商标纠纷中的名创优品旗下NOME至今也只开出了50多家门店。

  大量开店对优化供应链和提升运营门店的能力都提出更高要求,需要引入大量的资金,N?ME对融资的需求很大。2019年3月,NoME对外宣布“已于2018年底完成了由红杉资本和华兴资本共同领投,天图资本、今日资本跟投的B轮融资,融资金额达6亿元人民币。截至目前,N?ME已经完成超过10亿元的融资。

  大规模扩张给N?ME的供应链带来新的考验,而N?ME优化供应链的举措目前看来并不理想。“他们应该是低估了供应链的复杂程度,导致大量开店后门店上新出了大问题。滞销品调货、采购计划都需要练内功。”一位来自线下家居行业的高管告诉36氪。一个直接的例证是,N?ME的服装供应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创始人陈浩下的单量过大,而门店的真实销售情况远低于订单量,造成库存积压,进而导致流动资金受阻。

  线下零售在最初的单店模型建立后,走向扩张时需要考虑后台的供应链体系,也即快速调货补货、处理库存、店员的培训、选址的模型,而这些都无法速成。陈浩曾积累不少做服装供应链的经验。在N?ME之前,他曾成立男装快时尚品牌KM,目前该品牌的线下门店超过500家,年GMV超过30亿元,但服装供应链经验是否能复制到家居杂货领域,需要打上问号。

  转型困局

  在高速扩张之外,NoME还不断调整商业定位。在完成最新一轮融资被问及新规划时,陈浩称会其中2亿将投入产品研发与品牌推广,而另外4亿用户开发新业务。

  一方面,它正计划独立开设500家1500至6000平米的大型用户体验中心,这意味更大的成本压力。与此同时,一个能更快面世的新业务是“NoME超级十元店”,陈浩将开店时间表确定为今年9月。这个突然的转型多少颠覆了此前陈浩声称“十元店是落后生产力,绝不会涉足”的商业逻辑。初创公司尚未站稳脚跟就转变自己的商业定位,这很大程度上是无奈之举。虽然N?ME对外称购物中心单店营业额达到200万元,但这种数据多是营收较好的直营门店,不同的门店营收差距很大。不少加盟商向多家媒体反应,在购物中心的大店业绩惨淡,只到业绩良好门店的零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