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

京煤医院改制疑云:为华润凤凰医疗IOT模式敲响

华润凤凰医疗

  近日,华润凤凰医疗控股有限公司(01515.HK)发布公告,宣布将参与京煤集团总医院及下属医疗或养老机构(“京煤医院”)的改制重组。京煤医院作为华润凤凰早期以IOT(Investment – Operation - Transfer)模式纳入的核心成员医院,其改制重组引起业内极大关注,也将对新政策环境下IOT模式发展变化产生示范效应。

  京煤医院的前生今世

  2011年5月,经过多轮谈判,华润凤凰的前身凤凰医疗与京煤集团订立投资及管理北京京煤总医院的框架协议及有关补充协议,京煤医院正式通过由凤凰医疗首创的IOT模式纳入到华润凤凰医院管理体系中。

  在现有IOT模式框架内,华润凤凰对京煤医院拥有经营管理权或控制权,对医院实施全面的运营管理并收取管理费。同时,华润凤凰通过控制京煤医院的药品、耗材等物资采购渠道,获取供应链收益。

  京煤医院现有IOT模式图

京煤医院改制疑云:为华润凤凰医疗IOT模式敲响

  诚如华润凤凰公告中所言,在京煤医院纳入到华润凤凰管理体系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医院收入保持高速增长、医院综合发展水平显著提高,不得不说明IOT模式作为公立医院改制的替代解决方案的确取得了阶段性成功。当然,IOT模式并非一劳永逸,按照原来凤凰医疗的规划和设想,以IOT模式纳入的医院最终需要进行产权改制,成为商业模式清晰的营利性医院。

  近期政策不断收紧,也加速了IOT模式的调整步伐。果不其然,华润凤凰7月20日晚间发布公告,华润凤凰子公司华润医疗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与北京京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国新国同(浙江)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三方将成立合资公司作为医院举办人联合对京煤医院实行改制重组。改制完成后,京煤集团持有举办人公司40%股权,为第一大股东、相对控股;华润凤凰及国新国同分别持有举办人公司35%和25%的股权。同时,三方将合资设立医院管理公司,对京煤医院实施运营管理。此种模式将替代京煤医院现有IOT模式,公告中称该安排是“从IOT模式向产权模式过渡”并利用大段篇幅阐述京煤医院改制的益处。

  改制后的京煤医院产权和管理模式图

京煤医院改制疑云:为华润凤凰医疗IOT模式敲响

京煤医院改制疑云

  简单从一前一后业务模式对比看,华润凤凰似乎在医院运营方面没有占到什么好处:

  疑点之一:或丧失对京煤医院控制权

  IOT模式的精髓在于通过协议安排在不改变医院产权的情况下取得医院的经营管理权或控制权。只有取得医院的控制权才有可能真正经营管理医院、提升医院的运营效率并因此获得收益,IOT模式所取得的成功正是建立在此基础之上。我们可以看到,在现有IOT模式下京煤医院完全是由华润凤凰控制和管理,然而改制后京煤集团不仅在产权方面保留了京煤医院举办人公司第一大股东的位置,更是通过管理人公司重新介入到医院的经营管理中。按照现有股权比例及尚未披露的管理人公司股权结构,华润凤凰很难通过产权结构继续完全控制京煤医院的经营管理,也就丧失了作为经营管理者创造效益的基础。

  疑点之二:或对上市公司利润产生冲击

  从医院利润分配看,IOT模式下京煤医院的经营成果由华润凤凰独家享有,而改制后的产权模式现在要三家分配,华润凤凰有可能会失去高达65%的医院利润。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按照华润凤凰2017年披露的财务数据推测,京煤医院2017年度贡献利润应在1亿元左右(管理费+供应链利润),占上市公司全部年度利润的四分之一左右。按照目前的产权比例套算,华润凤凰每年为此改制付出的代价高达6500万元,或将对上市公司的整体利润和财务估值产生巨大影响。

  如此看来,这笔交易除了为华润凤凰带来非营利性医院的举办人公司的少数股权外,并没有给华润凤凰带来什么实际“好处”,甚至会威胁到华润凤凰对其核心资产—京煤医院的控制并产生直接经济损失。那么,华润凤凰为什么要进行这样一笔“交易”?到底是主动为之还是不得不为,亦或另有隐情?

  带着疑问,笔者翻看了华润凤凰以往的公告,果然有惊人的发现……

  2014年的京煤医院改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