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

中国绿公司联盟圆桌会走进酷特智能,共享商业

  2019年6月27-28日,中国绿公司联盟圆桌会第21站走进酷特智能,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王玉锁先生全程出席了活动,酷特智能董事长张代理、总裁张蕴蓝和酷特云蓝新动能治理工程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金柱为大家进行了分享,并与到场的中国绿公司联盟成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中国绿公司联盟圆桌会走进酷特智能,共享商业

▲中国绿公司联盟圆桌会现场

  2003年前后,西服产品要想进大商场,就得给商场分管的经理送礼,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行业规矩。但这一“潜规则”却让张代理犯了难,因为他是个“说出送礼的话就脸红的人。”

  张代理是酷特智能的董事长,这是青岛一家服装生产企业,因为性格内向和早年一丝不苟做木匠的经历,让他更喜欢呆在生产车间,与员工们一起琢磨生产流程的改造升级。

  而他的这种性格恰又成为酷特智能转型的一个动因。2003年,张代理就提出了要专心、专业地做个性化定制,心无旁骛地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解决先生产、再交货,长期库存积压的商业模式痛点。

中国绿公司联盟圆桌会走进酷特智能,共享商业

▲张代理| 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极致的标准化:数字化改造

  “2003年之前,酷特智能是一家非常传统的男装生产企业,当时创始人就认识到,服装卖的好坏,跟服装本身没有关系,而跟渠道和资源有关系。偏居青岛的酷特智能,在产地、品牌和渠道上都不具备优势。”张蕴蓝在27日的研习会上,向与会的近100位绿盟企业家和高管们分析了转型初期酷特智能面临的困难。

中国绿公司联盟圆桌会走进酷特智能,共享商业

▲中国绿公司联盟圆桌会现场

  她说,“当时,服装品牌要进商场,进渠道,要去拉关系,但创始人不喜欢做这件事,既然不喜欢求人,还想发展企业,就得找到一条不求人的路。”

  也正是在2003年,张代理提出了,酷特智能要专心、专业地做个性化定制,并在之后的16年间持续的迭代革新。

  在转型初期,酷特智能要攻克的第一个难关是打破个性化和工业化之间的矛盾。“要解决量体的标准化、原材料的实时管控、打版的数据化。”张蕴蓝说,“每一个环节都面临着具体的挑战。”

  在此后的若干年里,酷特智能建立起了四大数据库:版型数据库、工艺数据库、款式数据库和原材料数据库来解决这个问题。

  张蕴蓝介绍说,在服装版型数据库里,有上百万万亿的版型数据组合,远远超过人类的总和。通过数量就可以知道,它不是简单的积累出来的,是靠一套规则裂变出来的。

  而为了寻找合适的规则,酷特智能反复根据订单进行修订,直到推翻了三次,重建了三次之后,才获得了成功,而每重建一次的费用是3000万。

  现在,全球各地的订单来了之后,直接进入版型库,虽然人体是各种各样的,但都可以在版型库中找到匹配的版型。解决了版型库的问题,就摆脱了对版师的依赖。

中国绿公司联盟圆桌会走进酷特智能,共享商业

  先销售再生产:商业模式进化

  数字化改造让酷特智能迎来了“重生”,传统的成衣工厂,是做了再卖,酷特智能变成了“卖了再做”,消费者提出个性化的要求,酷特智能按需生产,这解决了服装行业最大的痛点问题:库存。

  张蕴蓝说,“一般成衣花1000元购买,有300-500元是为库存买单的。”而消费者在酷特智能的平台上定制衣服,比成衣的价格还便宜,但品质比成衣更好。

  在张蕴蓝看来,自动化和智能化是两个概念,在酷特智能工厂里,机器设备还是原来的机器设备,工人还是原来的工人,技能还是原来的技能,在这些保持不变的基础上进行升级和改造,把工业大数据、物联网的技术融入进来,这个工厂像一个大的3D打印机一样,大批量的个性化定制数据进来之后,就可以快速地、低成本地生产出一件个性化定制的服装。

中国绿公司联盟圆桌会走进酷特智能,共享商业

▲酷特智能工厂内

  也正因为此,C2M的模式是可以在中小制造业企业中复制的。事实上,张代理董事长的主要精力正是放在了这项事业上面。在28日下午的分享中,他指出:“酷特云蓝建立的新动能治理工程研究院,就是通过帮助企业推动流程再造、组织再造和实践验证完成数字化转型。”他认为,只有数据驱动、抛弃人治、实现自治,企业才能可持续发展。

  2016年,酷特智能正式推出这个解决方案,叫酷特云蓝企业治理体系,对其他企业进行改造。目前研究院的客户在不断扩大。

中国绿公司联盟圆桌会走进酷特智能,共享商业

▲酷特云蓝新动能治理工程研究院

  如果所有工厂被改造完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张蕴蓝为大家描绘了这样一幅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