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

奥运新项目观察——霹雳舞入奥的“喜与忧”

  新华网体育成都7月29日电(吉戎昊)时尚、炫酷、活力四射,这是人们对霹雳舞这一新潮运动的直观感受。

  作为备受年轻人推崇的街头文化——街舞的一种,霹雳舞是以个人风格为主的技巧性街舞舞种,他要求舞者以头、肩、背、膝为重心,贴近地面迅速旋转、翻滚,对练习者的身体素质和表演技巧要求非常高。

  因为带有“叛逆”和“新潮”的因子,霹雳舞在诞生之初,曾受到主流文化的“抵触”。但令多数人都意想不到的是,短短数十年之后,霹雳舞却在众多体育舞蹈类型中脱颖而出,率先进入国际奥委会视野,成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申请的新增项目之一。

  从遭受“非议”到“登堂入室”,是什么让霹雳舞被巴黎奥组委“相中”?从表演到竞技,霹雳舞会否遭遇“水土不服”?如果最终成功入奥,霹雳舞又将给街舞文化带来哪些助益?

  为什么是霹雳舞?

  主流观点认为,霹雳舞上个世纪70年代起源于美国纽约的布朗克斯区,迄今历史还不足五十年。

  今年2月,巴黎奥组委宣布2024年巴黎奥运会申请新增的四个项目时,霹雳舞的出现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

  据国内知名体育媒体《体坛周报》消息,霹雳舞项目的入围是宣布前一周才确定下来的。此前甚至连法国本地媒体都没听到一点风声。

  那么,为什么是霹雳舞?

  或许,其中蕴藏了巴黎奥组委的野望。

  一百年前,1924年巴黎奥运会上第一次提出了“更快、更高、更强”的口号。时隔百年再度举办奥运会,巴黎奥组委主席埃斯坦盖常常挂在口头的是:“更创新、更年轻、更开放”。

  相比于其他的备选项目,霹雳舞无疑是“更创新、更年轻、更开放”的鲜明代表。举办一届“不一样”的奥运会,可能这正是迎接“百年庆典”的巴黎奥组委所期望的。

  巴黎奥组委主席埃斯坦盖就曾坦言,“我们希望举办一届独具创新、更接近年轻群体、更有都市气息、更能走向场外的奥运会。”

  据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WDSF)2018年公布的数据:目前,仅仅法国就已拥有350多个霹雳舞俱乐部,会员规模以百万计,年龄则基本在30岁以下。相比攀岩、冲浪等新入选的奥运项目,霹雳舞在人口基础上不落下风。

  同样,对于近些年经济下行的巴黎来说,这样一股新鲜空气的到来无疑是恰逢其时。引霹雳舞入奥,展现了巴黎这座浪漫之都的开放姿态,更多年轻人的目光将会因此聚焦巴黎。

  作为一个资深的拉丁和标准舞者,对于奥运会没有选自己的项目而选了霹雳舞,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主席郑志华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理解奥运会的选择。

  “我们和奥运会都需要年轻人,不能让年轻人觉得奥运会、觉得体育舞蹈跟他们没有关系,不能让他们觉得那都是老人跳的。所以其实拉丁和标准舞也需要改变,需要包装。”

  霹雳舞拥有庞大的群众基础和年轻的受众群体,对于渴望年轻人和更多关注度的奥运会而言,这或许正是霹雳舞击败拉丁和标准舞一众等体育舞蹈,率先被巴黎奥组委选中的原因。

  需要克服反对的声音

  对于霹雳舞入奥,许多人表示了支持。但霹雳舞的入奥之路也并非畅通无阻。

  如何规则化就成为霹雳舞入奥关口长期颇受争议的焦点。

  舞蹈类的比赛没有对抗,评价标准是由裁判打分。据了解,国内霹雳舞赛事裁判打分分两个大项,一个是表现力,一个是技术性,各占50%。表现力包括创造力、舞台空间感、自信心和紧张度、着装个性以及现场观众的回应。技术方面包括动作的花样程度、难度,对音乐节拍的契合度等。

  但这其中部分打分细则较为主观,比如着装要求要符合霹雳舞的街头文化,这个要求看起来十分模糊且难以量化。

  一些业内人士也表达了对于霹雳舞规则化的担忧。他们担心在重视规则的竞技体育赛场,规则化可能对舞蹈本身的“艺术性”产生不利影响。

  舞蹈团体龙舞蹈创始人汪瀚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坦言, 最怕的就是以后年轻人都去练竞技霹雳舞,最后出来都变成刻板的、一模一样的动作,这就不是艺术了。

  而且,霹雳舞比赛打分系统目前还尚未统一。据报道,日韩和欧洲都有各自的打分系统。“霹雳舞需要制定一套完整的竞赛裁判系统,既能保证体育的竞技性,同时又不违背霹雳舞的原有理念,并且能够得到参赛者的公认。”业内人士认为这是霹雳舞入奥的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