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本土资讯机构开创者-广东精益咨询管理公司

庄乾志:券商必须构建有效的风险管理体系

  券商创新发展中的风险管理

  ■庄乾志 

  券商是资本市场的核心参与主体,风险管理是金融业最核心的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对券商创新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创新是一把双刃剑,创新过程中必然伴随着更多风险的产生,因此要求券商必须更加注重风险管理,切实提升公司风险管理水平。

  一、券商面临的创新风险分析

  中国证券行业经过初步发展、集中整顿和近年来的加快境内外上市步伐,券商在金融体系中的稳定性逐步增强。尽管我国证券行业整体实力已经有了较大地提高,但是与国外大型投行券商的差距依然十分巨大。即便是对比国内其他金融行业,规模依然处于劣势,远远落后于银行、保险等大型金融机构。面对新时代新的历史方位的判断,券商的外部改革发展环境面临许多的不确定性,经济发展的形势更加复杂严峻,证券行业在加快创新发展步伐的同时,证券公司的业务模式与发展理念都必须进行积极变革调整。证券行业环境的变化势必对证券公司的风险管理提出更高地要求和更多地挑战。风险管理将成为证券公司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证券公司风险管理水平决定了业务创新的程度和公司发展的高度,最终对公司的发展带来深刻影响。

  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寻找中高速增长的稳定平台需要一个过程,经济发展的结构性矛盾日益显现。在大国博弈中寻找新的国际地位和发展空间,国家必然通过推进结构性改革、加快市场主体融合发展以及扩大对外开放步伐来解决积累的矛盾和面临的国际竞争问题。券商通过创新适应新的环境和发展要求,将会带来如下变化:行业杠杆率可能会大幅度提升;衍生品金融工具和结构化产品大量出现;跨境业务逐步展开;场外交易市场快速发展;传统业务模式逐渐改变,资本中介类业务比重上升。所有这些变化都将导致其在风险识别和管理中变得更加困难。因此证券公司以往面临的传统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和操作风险和声誉风险在创新环境下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 

  首先,国内外市场关联性提高放大了市场风险。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水平的提高和金融业国际化进程的推进,目前有许多券商已经在境外建立了众多分支机构。国内外市场联动性的提升,有效提高了资源的配置效率,但与以往相比,券商需要更多地审视国际政治经济变化给自身造成的市场风险问题。同时,创新带来更多金融衍生产品,这些金融产品往往带有跨市场的特点,原本相对分割的国内金融市场之间的相关性大大提高,因此导致市场风险的集聚和放大。

  其次,资本市场发展带来更多信用风险。

  随着金融改革深化过程的推进,我国资本市场近年来获得飞速发展。金融产品数量日益增多,大量创新产品的出现,带来了更多赢利点,提升了行业竞争力。但是这些创新产品往往存在极高的信用风险。券商依靠过去的风险模型和技术可能难以适应新的风险管理需要。

  第三,行业杠杆率提高增加了流动性风险。

  金融是经营风险的,适度利用杠杆可以提高券商的资本回报水平。券商本源业务主要是证券经纪和承销,这些业务基本是中介业务,券商以赚取手续费为主,主要是操作风险和合规风险。但是从金融中介功能为主转向信用业务,券商面临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等更多风险类型。十几年前那场影响深远的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金融机构肆无忌惮地增加杠杆,从而导致严重的流动性风险。近年来国家层面的去杠杆,很多行业已经受到洗礼,资本市场也受到一些影响。下一步面对证券行业杠杆率提高的这一趋势,如何防范流动性风险,如何进行有效的流动性管理成为我国证券公司实现长远发展的关键所在。

  第四,新产品业务的出现容易导致更多操作风险。

  券商面临的操作风险确实难以识别预测。首先,面对大量新产品和新业务出现的情况下,国内券商在原有的管理经验、人才队伍、系统建设和工作流程等方面都面临着新的挑战。其次,创新使得各金融市场之间的关联性大大增强,加上未来行业杠杆比率的提高,放大了操作风险给公司带来的损失。因此券商必须重新审视和评估操作风险,尽量降低由于操作风险发生带来的损失。

  第五,证券公司业务模式转型带来声誉风险。

  我国券商传统经营模式依赖于经纪业务、投行业务和自营业务。从业务性质来看,这几类业务可能不会对公司声誉造成太大风险。但是随着行业各类新业务新产品的增加,公司业务模式逐步转型,资管、信用交易等业务规模迅速扩大,各类资本中介业务不断发展。新业务使得券商和客户之间利益相关性增加,客户利益更大程度地依赖于券商提供服务的能力。如果专业性不足而导致客户利益受损,那么在竞争激烈的证券行业,券商会遭受巨大的声誉损失和客户大量流失的风险。

  二、国外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经验

  国外大型投行历经多年金融市场动荡,其风险管理意识、理念和技术要远远领先,值得我国券商学习借鉴。